做一位好客户,从你的英文编辑那里获取最多的好处

英文编辑修改校对服务

(把它给我,就现在!)

做一位好客户,从你的英文编辑那里获取最多的好处

把自己写的东西交给一个陌生人来编辑润色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件很伤脑筋的事情。也许应该说对所有人都是。这与去看牙医是同样的。在这两种情形下,你都像是一位受害者,还要为一个让自己感觉极不舒服的东西买单。

 

让我们延伸一下这个类比,实际上如果病人愿意合作的话,他们是会从牙医那里得到相当大的好处的。需要合作的事情包括,他们要诚实地回答牙医的提问(比如,你经常用牙线吗?),他们坚持做应该做的事情(比如,经常用牙线清洁牙龈),他们主动提出自己的问题(比如,这个能用多久?),并且他们要有这样的认识,那就是牙医清洗他们的牙齿是因为这对他们的牙齿有好处,而不是因为牙医喜欢把人们的牙床弄得出血。

 

将你的稿件交给我们来编辑润色和你去看牙医是一样的。如果你愿意和你的编辑合作,积极地与这位陌生人一起工作,那么你就能从他那儿得到最大的好处,而你也会对最终的结果满意。

 

对你的编辑讲实话

英文编辑修改校对服务

(不要低估了我识破谎言的能力……不戳穿你的谎言,并不表明我被你愚弄了……)

 

一位编辑能做的工作是有限的,因此你需要告诉编辑,他应该把关注点放在哪些方面。一位编辑会对人物性格的描述作出评价,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对某个特定人物给出评价或对某个人物的某个方面作出评价。如果你担心文中的爱情故事缺乏吸引力,那么请你在提交稿件的时候说出来。如果担心你的侦探故事的结局太过平淡无奇,直接提出来,让你的编辑评估一下。

 

同时也请告诉你的编辑文中有哪些部分是你不希望被评估的。如果你写的书是关于你的信仰的,你不想让编辑对你的逻辑作任何评价,那么请一定如实告诉他们。

 

下面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曾经有一位顾客给了我一本他称之为色情小说的稿件,可是里面关于性的描写真的是很无趣。我花了很多时间仔细地向他解释这个问题,而对于色情小说来说索然无味的性描写是一个大问题。可是等到看完书的三分之二时,我才意识到这本书其实是一个寓言故事,它想要阐述性其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性爱本来就是没有意义的。看到这里,我不得不回到开头,又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重新评估前面所有的内容。如果客户一开始说一句实话,那将会节省我很多的时间并且能让我的工作更有成效。

 

您并不需要列出一个清单给您的编辑。每一位编辑都知道要检查语法、文风和情节等等。但是如果你有什么特别关注的地方,请让我们知道!

 

继续你自己的工作

英文编辑修改校对服务

(无法避免改变,可以选择成长。)

 

写作时一辈子的不断学习和批评的过程,不断尝试、修改、重写,得到更多反馈后再来一遍,这是一个无休止的循环。想要写得更好就需要写的更多。只有通过写作才能学会如何写作。

 

事实上,我不确定一位编辑能够“教”给一位作者任何东西。当然,编辑不能告诉作者怎样修改才是“正确的”(语法除外)。我们只能告诉作者我们认为某个地方写得很棒,或者需要改进,以及为什么。如果一位编辑自己去修改这些,那么他就变成一个合作作者了。

 

问问题

英文编辑修改校对服务

(好奇,而不审判。沃尔特× 惠特曼)

 

只有当客户满意了的时候,编辑的工作才算是结束了,而不是当稿件经过编辑和评估返回到作者那里的时候。当顾客不确定编辑的某个评语到底是什么意思时,他们应当要求编辑给出解释(任何有信誉的企业都会期待顾客这样做)。

 

我们欢迎客户提出任何关于稿件的问题。也许编辑说的某些东西和您在写作课堂上听到的有冲突,您可以向编辑提出来问问他们的意见。关于写作的一个问题往往涉及到千万个其他方方面面,小说类的写作尤其如此。我最近遇到一位顾客说曾经有人告诉他“背景故事是死亡之吻。”而我最喜欢的(并且是相当成功的)几部小说都是以背景故事开头的。

 

客户给我们提过很多特别好的问题。其中一位客户的问题是这样的:如果所描写的人物是一位诗人,是否需要列举一些诗歌来让人物更加真实。(我认为这大可不必)另外一个客户要求我详细说明为什么我说所有的人物在谈话时听起来像是同一个人。(我指出许多例子,其中不同的人物在说话时使用了同样的措辞、显示出同等教育水平、运用了同样的比喻手法。)还有一个非常好的问题,问的是为什么我那么喜欢一个次要人物。(因为这个人物充满了幽默感,而且她非常善良。)

 

让我告诉你这个事实吧。有时候给稿件写评论感觉上就好像在一个空屋子里对自己说话。一次小小的问、答对话有助于促成一个可爱的改变。

 

对流血的牙床表示抱歉。

英文编辑修改校对服务

我有一个朋友说她喜欢听到别人对她的批评。我知道她在撒谎。她可能看重别人的批评,可能对别人的批评由衷感激,但是喜欢被批评?绝不可能。

 

然而当您雇用一位编辑时,批评就是您付钱买来的东西。如果一位编辑在整个过程中都不给您的写作发表任何负面的评价(或者至少不那么肯定的评价),那我只能说他们没有好好做事。

 

在您阅读来自编辑的评估,即使来自一个特别苛刻的编辑的评估时,有一件事情可以帮您将痛苦感降到最低。

 

那就是时刻记住作一个编辑需要相当的奉献精神,而且这份工作对于不喜欢作家的人来说是毫无吸引力的。我本人对所有愿意花时间写作–不管是小说还是非小说写作– 的人都怀有相当的敬意。我每天都阅读,而且享受其中。

 

你可能会忍不住去想编辑会因为你错误使用了分号而嘲笑或讨厌你。当编辑告诉你你作品中的主人公不够有说服力时,你很难控制自己不会皱眉头;而当编辑给的评语过于简短时,你也难免会觉得失落。

 

但是请相信我,没有哪位编辑会乐意知道自己有可能伤害到作者的感情。我们必须赶在截止日期前完成工作,而甜言蜜语、油嘴滑舌没有任何益处。人们付钱给编辑,就是要他们更正语法错误,否则编辑有什么用呢。

 

在这里,最重要的不是感情的伤害,而是当客户觉得他们再也不能相信他们的编辑了,将会是什么情况。如果你感觉到别人在糊弄你,你还会认为那人会带给你任何有价值 的东西吗?如果你在阅读编辑的评语时开始感觉到被嘲讽了,请做深呼吸,调整一下您的心情。在一个人认为被冒犯了的时候,即使一句“你的意思是在这里放一个句号吗?”听上去也仿佛是一个势利小人的诽谤。

 

假如您仍然认为编辑的评论冒犯到您了,写信给编辑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学习如何做好编辑工作也是一个一辈子的学习与批评过程,需要不断重新开始、反复修改、重来,得到更多反馈再进行尝试的一个无限循环过程 。

 

现在轮到你了!你认为怎样做能成为一个更好的客户?